时间线上看见有人说,隐私防护跟做贼没什么两样。

没错,个人的 更多是对意志力的考验,不需要有多高超的武功,而是要像法制节目里面说的一样——「犯罪嫌疑人具有较强的反侦察意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自动化的数据收集机器不会懈怠。只要时间足够长,人类在这场与疲惫的斗争中总会失败。

长毛象是一个与活人社交的地方,完全与真实身份相隔离,我想我做不到,我想大部分用户也是这样。我有意无意暴露出的信息熵,也应该已经够在70多亿人中唯一锁定我了。

所以要么就放弃隐匿真实身份,实名社交,与网下生活无异;要么就增大对手的行动成本,经常检查自己的网上身份,移除那些最容易获取,信息熵最大的部分——还是跟做贼差不多,而且在面对国家级的去匿名化攻击时也无招架之力。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