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家闷得开始 日本語勉強🤓

同理,也不该因为某个人表面上属于某个优势群体,就默认Ta本人具体地享受了很多优待。

RT @Zerolemis: 今天看到Etta转的“White Privilege”指南,第一句话:白人特权并不意味着你的生活不艰难,而是意味着你生活艰难的原因并不包括你的肤色。
这句话也能送给很多很多不平等现象的优势方了。

蛮多人已经分不清“你错了”和“你很蠢”这两句话的区别。把事实与观点问题理解为情绪问题,其实也是一种反智。

不过,反过来说,也确实有很多人在应该表达“你错了”的时候,说出来的却是“你很蠢”。

所以,不管是说还是听的人,关注的焦点都是“蠢不蠢”,而不是“对不对”,怪不得“傻逼”已经成了所有人最爱的表达,但这种表达是对抗性的,而不是沟通性的。

Teihaku boosted

We’re excited to be part of UPLIFT! by @FOSSResponders this Friday, May 22. Join us for a presentation about Certbot, Q&A, networking & more! opencollective.com/foss-respon

瘟疫中的保姆与超高净值人士的生活,其中既有人性的闪光时刻,也有令人震惊的“轻松”。

“There’s lots of specific items that they have become accustomed to and that they can’t go without. Just like the people. We are like items to them; they can’t go without us.”

“If you have money, you have no fear. You’re not afraid of anything.”

thecut.com/amp/2020/04/nannies

Teihaku boosted

This is an important victory that recognizes the .ORG registry’s long legacy as a mission-based, not-for-profit entity protecting the interests of thousands of organizations and the people they serve.
theverge.com/2020/4/30/2124194

Teihaku boosted

versobooks.com/books/3065-how-

How to Be an Anticapitalis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by Erik Olin Wright 電子書限時免費中(最近剛出中文版)

最近偶然看到Homeschooler翁君的故事,联想到之前很多公众号分享的某某回到乡下爆改住房的报道。这些报道都花了大量的笔墨描写他们那种生活的表面细节:去了多少国家,养了几条狗,种了多少蔬菜,当然少不了房子长什么样等等;但是却没有谈到(或者仅是一笔带过)前因后果和支撑这种生活的基础:他们家庭、教育背景,做了什么努力甚至牺牲,他们的工作等等是什么样的。

因此,sadly,这些文字只能算是porn。

「所以十日之內,只有登錄過但一次toot都沒發的朋友,我都要開始追悼你們了。」

是說十日不發就會被刪號的意思嘛?

Teihaku boosted

本世紀初病逝的法裔女同性戀主義者莫尼克‧維蒂格(Monique Wittig)的「性/別」與「異性戀思維」中,描述資本主義國家是如何建構父權在性別分類、異性戀思維之上,宰制女人思維變成為鞏固父權/國家體制的目的及手段。

跳脫抽象自由集體無意識陷阱,我們思考幾個問題:

一.性/別在國家的某一典型議程設置中如何被置放、使用?

二.性/別如何被迫成就了不以自己為主的主體國家延續與團結?她與國家中的邊緣弱勢者的關係又是什麼?

三.當個體成為媒體並保有訴說故事的權利時,「背離」如何成為另一種認同的形式?

-
分享一個很酷的族群。
善於航海經商的武吉斯人(馬來語:Orang Bugis)為了宇宙的和諧,所承認的性別有五種分別是Makunrai、Oroane、Calalai、Calabai以及Bissu,後者被認為是人類與神祗之間的媒介,在舉辦宗教儀式時,需穿著無法辨別性別的衣服。

看來在賽博格時代,上帝除了可以是男人,還可以是個女人、酷兒、原教旨行動者,或是個跨性別薩滿 (Manang Bali )~

atlasobscura.com/articles/in-i

Teihaku boosted

「中國是同性戀最多的國家」

「要是問你,你這個謠言是哪裏聽來的,你就說,是在廁所裏聽來的。」

bilibili.com/video/BV1u7411N77

Teihaku boosted

在一個審美耐心盡喪的年代——《電影手冊》訪問歐弗斯 | 乾脆把《在巴洛克與禪之間尋找電影的空缺》中收錄的這篇《電影手冊》對歐弗斯的專訪發出來,當作過節禮物,也當作趕在收尾時對大師的紀念。 | digforfire.net/?p=14896

Teihaku boosted
Teihaku boosted
Teihaku boosted

coronatoken.org/
一个新的虚拟货币,叫「冠状币」。总量是全球人口,每感染/去世一个病人就会相应的减少币的数量,因此是会不断升值的。和冠状病毒的关系是,他们会把总供应的20%捐给红十字会。先不说最后这个捐赠和之前所说的币的数量规则有冲突,真不知道这个创始人的脑子在想什么。

reboost from: t.me/flowingin/298

Teihaku boosted
Teihaku boosted
Teihaku boosted
Show more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