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除了那些与个人占有、积累和权力相关的愿望,别的愿望通通被禁止。这些限制既是外部力量强加的,也是心甘情愿地自我施加的。“——艺术评论家乔纳森·克拉里(Jonathan Crary)

Haku boosted

十个新时代童话故事 

Haku boosted

有时候我觉得中国人是没看到过 health relationship 长啥样的,我们在现实生活里也没有人谈过。我们说的是:男人不赌不嫖,有点其他什么问题都是小问题,老实就行了。我们说的是:女人要能下厨能赚钱,要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相夫教子。我们说的是:来都来了,结都结了,生都生了,大过年的,想想父母,想想孩子,忍忍就过了。

如果大家不讨论疼痛,当一个人疼,他就不知道这个东西叫做疼。如果大家把 toxic relationship 正常化,当一个人喝砒霜,他就以为自己在喝蜜糖。

Health relationship 更像是传说中梦幻森林里的彩色兔子,大家不知道它在那里,所以对恋爱关系的标准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低到贡献出了自己血肉灵魂,把自己一点点消磨掉、损耗掉,低到上网卑微地问陌生网友:我还能找到比现在更好的男朋友吗?

我们也不讨论self love,我们以为自己是不完整的,需要另一个人来让自己完整,所以我们很容易就接纳那个想要加入我们生活的人,不分对方优劣。如果一些女孩子的爱情观不是隐忍,而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情况会非常不同。

可是,什么时候中国女生有被教过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這件事情要怎麼處理?」 

Haku boosted

@teihaku

// 我們可以如何判斷什麼是真正的女性聲音//

所以我覺得媒體自覺、社會研究、以及公共討論 嘅重要性就喺呢度

當然「了解」唔同女性嘅實際立場,唔等於要同一時間「認同」晒佢哋嘅立場,呢樣嘢係無可能

喺描述方面,避免「衍化」嘅門檻亦都唔係好高
只要你對他人嘅了解同互動唔係「大部分/主要」靠自己嘅慾望投射,已經避免到

至於實際上描寫女性呢嗰羣體,要側重邊啲面向(e.g.描寫女性享受傳統家庭生活 VS 描寫受傳統家庭生活困擾嘅女性)
我覺得呢層無可避免係受描述者嘅政治立場影響
最重要係事前做好研究,事後準備好defend自己嘅立場(當然defend嘅方法唔係直接話「政治還政治藝術還藝術」就算)

我嘅諗法大概係噉 :blobcozy:

Haku boosted

英文世界的译者往往是林纾式的「豪杰译」,和咬文嚼字的中文译者(及其批评家)大异其趣。我曾见过将have lunch处理成「吃饭」称为严重错译(因为不是「吃午饭」!)、或就某个动词到底是「探身」还是「倾身」而纠缠不休的强迫症患者,这在西方语境下几乎不可想象。相反,极为人称道的霍克斯版红楼梦把「怡红」译为Green Delights(取「快绿」意),并辩解称是因为红和绿在不同文化中含义不同。最近又读到一个例子,一本韩语小说的译者,给原文修饰润色了不少,乃至于在意思重复之处创造发挥,为的是写出质量更高的英文。这种差距可能是因为英文文体已经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标准,即使是翻译自其他语言的文本也会按照该标准来衡量;白话文书面语则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翻译构建出的产物,直到今天都并未完全成型。而比方说文言文,就有一个类似的根深蒂固的传统逼迫译者向它屈服。这在我试图用古体诗翻译拉丁文时感触尤深。如winter is loosened by west wind,就非得译成「东风起处解严霜」不可,不仅因为东西风的含义在大陆两头正相反,也因为直译为「解严冬」毫不成话:文言诗歌语言并没有太大空间供你灵活试验和抻展。

Haku boosted

Armand老师是我最崇敬的推特语言大师之一,一直致力于推广把拉丁语希腊语当作活语言来学习,今天看到他的推文吸引到了一位加拿大网友,在得知牛津有一帮拉丁语使用者之后,说了一句特别矫情但也特别美的话:「是何等遥远的海岸在Alcuin的遗泽荫庇下闪耀,而与此同时我们却正在哥特人的统治下悲泣」

为什么我写文章这么纠结啊,总是改了又改,我鄙视我自己。

怀着好奇与不信邪的心态(可能就是为了摸鱼)看了几集张一山版的《鹿鼎记》,还真是看不下去。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不是演技差,而在于该剧完全没有表演。就好像写小说,说一个人生气了,你不表现Ta怎么生气,而只是写了一句“xx非常生气”。最明显的就是该剧的选角,小宝的每个老婆看上去都是一样的,朝中的每一个大臣也是一样的,就好像是同一个人在扮演不同的角色,出现在不同的场景。所以当他们出现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会觉得非常搞笑,像是Rick and Morty里的Mr. Meeseeks。

另外,剧中几乎所有的女性角色都是没有年龄感的,少女、妇人、老妪都长得一般年纪,看着实在别扭。

Haku boosted
Haku boosted

The CASE Act would put regular Internet users at risk of owing $30,000 to copyright trolls, with little ability to appeal. Tell Congress to vote against the CASE Act. act.eff.org/action/tell-congre

”除了那些与个人占有、积累和权力相关的愿望,别的愿望通通被禁止。这些限制既是外部力量强加的,也是心甘情愿地自我施加的。“——艺术评论家乔纳森·克拉里(Jonathan Crary)

Haku boosted

“Evangelion Finally is a collection of vocal songs performed by Yoko Takahashi and Megumi Hayashibara as heard in the hit anime series Neon Genesis Evangelion and the 2009 film Evangelion: 2.0 You Can (Not) Advance. Neon Genesis Evangelion originally ran from 1995 to 1996 and is credited with the big global spread of Japanese animation due to the popularity of the series. ”

明年四月份发行,已经开始预定。彩胶已经被彻底玩坏了。

(这才发现长毛象可以上传/显示webp格式)

Haku boosted

Francis Galton的弟子、著名的數學家與生物統計學家 Karl Pearson 曾經在 1885-1889年間在倫敦組織過一個名叫「Men and Women's Club」的辯論協會。會員大多是思想激進的中產階級,大家聚在一起討論兩性關係,比如婚姻、性、友誼以及娼妓等話題,這些會議的記錄現在被保存在UCL。圖片裏記錄是他們對臭名昭著的《傳染病法案》的討論。這一法案規定,當局有權逮捕疑似性工作者的女性,並可以強制被逮捕者接受醫療檢查,一旦發現性病,就會對這些女性實施監禁。 mastodon.online/media/t9dANSOO

Haku boosted

竟然在2020年还能收到诈骗邮件,而且还称呼我为「仁兄」 

对了,还有在mastodon还可以直接关注同样基于ActivityPub的writefreely博客( writefreely.org/about )。

也就是说所有fediverse里的网络都可以直接相互连通。这个实在太棒了。

Show thread

看了一个下午的长毛象攻略,感觉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发现自己喜欢的账户,目前只能顺藤摸瓜,先用着看看吧。
另,这个教程还挺好的。mastodoncn.netlify.app

Haku boosted

由于pleroma需要安装的东西比mastodon更少(To run a Mastodon instance, you need Rails, PostgreSQL, Redis, Sidekiq, NodeJS and - if you want search - ElasticSearch. For Pleroma, you only need Elixir and PostgreSQL, while still getting all the features),pleroma的安装实际上是要比mastodon要简单的。
让它看上去略显困难的阻碍是难以找到中文的pleroma实例安装教程。
直到今天有朋友分享,我才知道原来pleroma是有中文安装指南的 :0b08: ,如果之后有朋友想要安装pleroma试试,可以参考这篇:
perch.vercel.app/2020/install-
官方的英文指南其实也写的很简明,问题在于对于我这样的技术小白,一些地方写的太过简略了(比如需要编辑的地方只写了一句注释edit xxx,但没告诉你要怎么编辑)。这篇中文指南显然友好很多。
之后有时间有精力的话我写篇更技术小白的pleroma建站指南。

Haku boosted

谈谈长毛象那些奇怪的设计——写给长毛象新用户 

Show more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