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联邦宇宙纪事 #长毛象历史
17年9月,微博修改用户协议。旧草莓县长海都督在微博安利pawoo等长毛象站点,我在此时来到长毛象宇宙。
18年2月,修宪导致微博首次大规模炸号,大量用户入驻pawoo等站点。时有 #二二五小组 进行书本阅读。
18年3月(?),cmx被墙。
18年9月(?),pawoo被墙。中文用户流失。
到19年7月,已经陆陆续续发展出一些中文站,但随即海都督被喝茶,旧草莓县炸县,各其他站点在打捞同时未免感到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纷纷加强了防御措施,比如关闭主页显示等,乃至关站离开。
19年10月,草莓县由新站长重建。
自我来到这里之后,墙内网络生态日益恶化,炸号、删文渐成常态。但与此同时,各中文大小站点也逐渐建立,如饼站、里瓣等等。
20年5月,梁欢在微博提到某国外长毛象站点,导致数百粉丝进入该站。随即活吧成立,迅速发展为如今最大中文站之一。
20年7月,lofter大量锁文,lofter用户进驻活吧、wxw等开放站点,开始讨论探索更优秀的嘟文及长文发表方案。一些归属于联邦宇宙的博客网站也逐渐发展出来。
20年10月,豆瓣 #背井离乡 事件,继里瓣成立之后第二波豆瓣用户进驻,此次主要进驻站点为草莓县。

尽管一波波来得轰轰烈烈,但每次能留下的并不多。 @bgme 饼站站长曾经总结过一个“半月规律”,即每次迁徙潮带来的任务数高峰都会在半月之后回到之前水平。习惯、好友圈都很难割舍,而长毛象本身也未必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比如发图、长文、搜索等。另外,长毛象必须将服务器放在境外,也影响到了网络的顺畅程度。长毛象各站点全靠站长维护,某种程度上也是不稳定的因素。
但对我来说,习惯了这里之后,我就很难再去适应墙内那个发文之前需要反复检查、发出去之后也不知道别人能不能看到、随时可能被删的环境。也因此,尽管有这些缺点,尽管长毛象内容的丰富程度依然不能和微博、微信公众号、豆瓣乃至lofter相比,其同温层的情况也总是遭人诟病,我依然希望能有更多人留下来,创造更多内容。在这里,除了本站站长,没有人能规定你说什么。而同时,由于屏蔽功能的完善,每个用户也能很方便地打造属于自己的舒适社交环境。各有自由,各有边界。
祝大家探索愉快。

Show thread

天問是大問,相當精采,終極之問,宇宙的目的和人生的目的。但見天地也要見人間,今年網絡社會年會搭天問車,將車緩下人間,以天問第六場危機/轉變 開始,請來兩位重量級人物,Vitalik Buterin 神童,是乙太坊的創始者,另一位是Glen Weyl 《基進市場 》的作者之一,芝加哥經濟學博士,同時也是微軟政治經濟與社會策略部門的首席技術長。大家趕緊去報名,接受問卷考驗,取得入場資格。接下來第五屆年會年將發佈完整會議的資訊,包含工作坊、主題演講系列與青年學者論壇時間與地點。
mp.weixin.qq.com/s/uvwWPrx-PRZ

在我們籌備聯絡的過程,全球先鋒前沿之士都異常興奮,終於也應該浮出地表的怪獸們,能有一個技術思想與實踐知識的聚會了。雖然有的因為訴訟纏身,如Internet Archive的創始人Brewster Kahle,或因疫情影響不便等等,大會仍可能有高達17人的主題演講者會線上參與。包含了以太坊創始人,google的首席經濟學家、電子媒體前沿基金會、香港AAA、Dweb的實踐與組織者,區塊鏈加密貨幣改造媒體實驗,甚至有住在船上多年自己做分佈式網絡的奇人。演講題目很hardcore,但關係到當代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這正是我們邀請各位一起參與盛會的原因。現實很硬核,研究要有愛,實踐帶來希望,這幾乎就是Dweb每年大會對未來的互連網之目標,更是人文社會藝術學院應該努力學習並與之生產的未來。
caa-ins.org/archives/6881

美國川普要玩真的禁止微信和抖音,最積極反對的可是EFF呢。

陶行知:^^一切詩化,所以繼續^^。「困難詩化,所以有趣;痛苦詩化,所以可樂;危險詩化,所以心安;生死關頭詩化,所以無謂。」

According to a widely cited study, the constant interruption of emails and text messages cuts our productivity by about 40% and makes us at least 10 IQ points dumber. “Emails ‘hurt IQ more than pot’ ” (CNN) is telling. 這就是當代人為何這麼笨的原因吧?

明天下午一點半,應北京王建築師的邀請,在「雪城大学2020 Visiting Critic Studio 特约系列讲座计划」會給一場有關建築在疫情之下如何思考實踐路線的演講。歡迎各位。Zoom会议:4064374572 (密码:caains)

關鍵字:附近的消失、此城非樹、社區網絡(CNs)、合作住宅

第五年了,好快。年會五正式啟動徵稿。會有很多大咖參加,值得期待的。caa-ins.org/archives/6728

也真的可以結束了,這群人只是困難與假裝學習時需要貼心與正義,滿足就奢淫了。也許真正的需求是輕鬆愉快可以忘記痛苦,又可以讓她們自以不凡的理論雞湯與酷炫技術講座。只要假裝不在這個惡循環裡,批評一切,如公務員或世界就來得有趣多了,儘管擺著同樣的姿態,學著她/她們吃東西與搞藝術的樣子。

誠如我所鍾愛的阿蘭達蒂·羅伊說的:疫情之下最苦的都是底層人。然而"底層人"也可以說話,底層人由上而下的組織,以making do (巧門)來應對技術政治的集中化管理不人性的一面。這次邀請的「非國家代表隊」,以他/她們一己之力,補足政府在防疫上疏忽的一角。這周日,我們借鑒四位鄰居朋友的經歷,學會打開被階級隔離,被國族防疫的觀點。

mp.weixin.qq.com/s/gEponzSQkTs

Thanks to @opolis Public Radio for this fun conversation last week: youtube.com/watch?v=j49Q87uFjg

I think we covered child labor, online governance, #exittocommunity and what else?

這麼長的間隔。說明了留在你血液底的,不見得在你腦子,有時候,腦子會聞到血液底的味道。heterotopias.org/archives/4397

順利的將roam research備份到git上,很爽又無憂了。

Show more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