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真正的力量是把历史的、现在的、未来的绑在一块,我们今天这些所有开发者,其实都是志愿者。所以我想象中的“网络”和“田野”的关系是,我们应该做到一个足够的空间,这个空间让我们现在的人可以将过去的故事讲给未来的人听。
news.heterotopias.org/p/fielda

兩種民族主義一直發聲在我不同的朋友圈上,一種是祖國萬歲,一種是鬼島,前者靠膨脹來凝聚自信,後者靠自嘲來親近彼此。難說哪種比較有效。

Here's a demo of the sign-up process in the Mastodon for iOS app, recorded by @DavidBlue :thinkhappy:

youtube.com/watch?v=bD8GQvNrE7

我想要默默的告別blog, 以及社交媒體轉發嚴肅文章賭一下算法機會的作法。回到最傳統,在萬維網之前的就有的email和mailing list來重建我與朋友們關係。
heterotopias.org/archives/7204

這裡一切都是局,歌者比歌聲重要,公共、批判、出版都是笑話,所有人都活得特辛苦,不經心生活會陷入麻煩的坑洞,永无止尽的诱导消费,不必对谁负责任,只要活著就了不起了。願意嘗試跌落陰溝的人沒有星辰可看,也沒有人會記下。成功者的故事才是傳奇,無論你從前衛來還是紅色大軍都無妨。《美麗的失敗者》這本書在這裡出版是面噁心的镜子。好像宣傳一切跨媒介新人文的說法一樣,官僚都過不了了,我們要跨去哪裡?何處得新?

埸面上的加密藝術家跟加密一奌関係都沒有。

監視錄影不會消失,在由他人掌管監控的日常生活信息流中一直存在,只是你有無權過問而已。別管什麼不同星球的鬼話,別管超人或非人後人的鬼話。現在只有我自己(self)與網絡(network),是我與所有堆棧或信息熵的關係。我們失去日常生活的隱私,直到死仍未停歇,我們忙著讓世界走向同途

狄爾泰說:體驗就是對時間轉眼即逝的勝利,所有歷史的文化,書,都可以藉由理解,一種特定的解剖行為,開展翻新,電算機世界更是如此。蓮岸兄的工作太有意義了,且充滿電路硬件考古的樂趣,不是那種人文主義媒體考古學者常見的論述文獻耙梳而已。想到西湖網格網絡工作坊,他接通小神通手機的表情與全堨的興奮。

caa-ins.org/archives/7275

The speech film of Vitalik Buterin on Gitcoin at INS, China Acadmy of Art just release, both Chinese and English subtitle.

caa-ins.org/archives/7182

@VitalikButerin @glenweyl

Show more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