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用一半的人工淚液還有四天就要過期了,輕輕地淌進花瓶,像是一件兇器。

嚮往宇宙的人,月光是她們的迷幻药。

<百合>

如果希望在新城市裡尋找到什麼味道
用力呼吸是第一步
呼吸直到老舊的灰塵復活
拇指鮮紅
直到鼻尖左右都是甜蜜的汗液
淹沒沙礫
直到我們合二為一
城市才能停止無休無止地飛揚

Interface matters to me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and it always has. I just never realized that. I've spent a lot of time over the years desperately trying to think of a "thing" to change the world. I now know why the search was fruitless -- things don't change the world. People change the world by using things. The focus must be on the "using", not the "thing". — Bret Victor

Show thread

[SamePage Network | Grants | Gitcoin](gitcoin.co/grants/7179/samepag) 其中提到的互聯性確實是目前問題之一,但我覺得更重要也更難解的還是個體和集體對於知識如何生產的思維模式需要一場徹底地震。(特別是我自己)另外,這方面的軟體探索很豐富,卻似乎很少見到那種更宏大和整全的硬體想象。

[Tools For Thinking: How New Technologies are Changing How We Create, Share, and Build Knowledge](betaworks.com/event/render-too)

情況比 [1989年《今夜不設防》中倪匡預言](youtube.com/watch?v=VbyBafuITU) 更糟糕。在 [時代革命](en.wikipedia.org/wiki/Revoluti) 之後,香港「城市的優點」已完全被殺死,蕩然無存唉。

是按怎欲來煮這碗「台文雞絲麵 Tâibûn Kesimī」(zeczec.com/projects/taibun-kes)?軟濃好!

印著共產中文口號的燈光秀是城市的中年危機。

我喜歡盯著 [World Population Clock](worldometers.info/world-popula) 發呆,在這裏,時間的本體不再是機械的分秒,而是或近或遠無數的出生和死亡,是第一聲啼哭和最後一聲哀悼。預演自己終會成為這冰冷刻鐘上的一瞬,像顆粒般溶解進時間,匆匆地往未知奔去。

海邊有人正打著一組首尾呼應的醉拳,像在為這曲tomaga.bandcamp.com/track/non- 作畫。

昨晚文化研究課程討論中一直聯想到[被搶奪的歷史記憶:中港台三地歷史教科書對比](theinitium.com/project/2020101)。

我們也需要這樣「誤用」數字技術:把原先用來擋雨的棚簾(目的是乾燥)重新翻轉為雨水的收集中介(目的是濕潤)。

Show older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