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soul,桥本徹 | 一张够水准的合集,不仅能打开眼界,更能增寿,同时还荡漾起一种可笑的同为爱乐之人心心相映的共情,翻看桥本徹编辑的各种合集便成了一次幸福洋溢的旅行。 | digforfire.net/?p=15026

想说“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其实也已经是意料之中会发生的事,毕竟美国当下保守势力抬头,而“罗伊诉韦德案”又的确是具有一定争议,原本也不是建立在足够明确清晰的基础上。它今日的被推翻,证明了女性要争取堕胎权,就必须寻求更加严谨、具体、直接针对堕胎行为的相关立法条文,对此去予以澄清和保护(也同时需要保护相对较大月份的胎儿甚至新生儿)。
但是尽管理智上我很清楚上面的道理,今早五点半醒来睁开眼,看到这条新闻,还是一下子睡意全无。不心惊是不可能的,哪怕只是想到这不仅意味着美国当下现实是如何,也意味着整个世界的女性主义运动都将面临着更多考验。因为这必然会让所有(绝不仅仅是美国)父权制势力,尤其是宗教保守派势力,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我也希望事情不会波及到每个女性身上,但历史和现实的成长经历都早已告诉了我们女人,任何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哪怕远在地球另一端,也一样可能作用在“我”身上。当一件事是针对性别而进行时,就必然会影响到所有人看待这一性别时的视角,进而影响行为。毫无疑问,那些厌女、仇女者和父权制的信徒,今日定会为此“欢呼雀跃”“与有荣焉”。这对我们而言,无疑是恐怖的。
我们需要承认摆在眼前的现实就是如此沉重。当“罗伊诉韦德案”在美国被推翻,在中国,女性要了解足够科学的避孕基础知识也将会更难——即使目前人工流产在中国仍然被允许,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为“中国仍然允许”而“庆幸”。因为它真正在中国的影响,仍然是让保守者更活跃地去固守传统父权制道德观,更狂热地对女性进行性规训,更夸大地制造性禁忌,结果便是更强力地压抑女性正常的性心理发展和表达性的需求。这将导致更多女性由于无知、畏惧,遭遇意外怀孕,而一旦意外怀孕,对女性的严重身心损伤都将不可避免。
想想不久前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科普读本被反而污蔑为“低俗色情”,被举报、下架,就知道这席卷整个世界的保守趋势是如何波及中国的了。表面看“堕胎权”似乎只是关系到“女人能否自行决定人工流产”,但实际上否认女性有“堕胎权”,会让这个世界更多地方的女人被捂住耳朵,难以知道到底如何避免怀孕(即使这与堕胎表面上是相反的),也会让女性更难获得足够的支持和保护,去抗拒对她身体的欺骗、利用、侵犯。
“女人的身体不属于她自己”,这才是夺走女性“堕胎权”的那些人真正要做的。而在这样的思路下,无论是不许堕胎,还是肆无忌惮淡化堕胎对身心的伤害、利用女性的无知导致的大量意外怀孕和人工流产谋利,甚至胁迫女性生育,其本质都是同一件事。看清这一点,我们这些生活在中国的女性,才能在此刻更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和责任。
“女人没有祖国”,这一句话并不是说我们不在乎自己出生、成长、生活的地方,而是说女性的共同利益,是不会因为地理和政治的划分,而被拆分的。因为性别本身不会被这些拆分。
所以,今天我们每一个关心女性的人,无论是什么性别,都需要认真地想一想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以及我们肩负的责任。必须付出更多行动了,否则我们不仅会辜负过去那么多代人的努力,我们也会失去一个有基本人道和人权的未来。
“那么我具体可以做什么?”
先去大声谈论发生的事。无论是在远方,还是在自己身上。

听说有人认为由于堕胎对女性身体有不可逆的伤害(也就是可能影响生育能力)所以不适宜作为宪法赋予的权力。这种情况下令人好奇为什么生育对女性身体“不可逆的伤害”(盆底肌松弛,糖尿病,乳腺炎,妊娠纹等等)就能被略过不谈?或者更进一步,议论一下活着本身对身体不可逆的伤害吧。当然,以“死”而非“不能生殖”作为判断女性健康与否的标准本身就是小女子的僭越(time to 复习《繁盛之阴》),请海涵。

亲爱的朗西埃:

日安,午安,晚安,

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递进的情绪请省略,你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那些情节。没意见,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你难过的太表面,像没天赋的演员,观众一眼能看见。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别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没有了底线,顺着别人的谎言被动就不显得可怜。可你曾经那么爱我干嘛演出细节?我该变成什么样子才能配合出演?原来当爱放下防备后的这些那些,都有个期限。

实在好奇,查了一下。
左边是长毛象/猛犸象(mammoth),特点是颅骨处凸起一块,且牙齿在前端会弯曲;右边是乳齿象(mastodon),对比而言,特点自然就是平平的颅顶和自然前伸的牙齿。
其余就都非常相似!包括身高身长毛发。

🔔 谁coop不够又想上课私我 可以白给coop 限定10颗先到先得

Show thread

奶奶住院打骨水泥,第一次住院吓得唧唧叫。疫情期间医院不能多人陪护,手术室外的区域也要交还给医院职工,不能有家属等待。奶奶抱怨出了手术室一个人也没有见到,生儿子生女儿一个也没有用。是这样一回事,男医生女医生,一个也不是自己生下的,这城市里的公职人员是亲是疏呢

caa-ins.org/archives/8661

难道我又我又初链了 不可能我又我又初链了 可是真的真的初链了 这一种fuuuuu 我又真的真的初链了!

Show older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