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也思考過,這小站不拼用戶數、不衝點閱率。那維護的目標是啥呢

我想,大概是溫柔吧。

給別人,順便給我自己一點溫柔。

象象人好少,沒什麼好互動的;但是又不想去Twitter,人多垃圾就多

聽聞心懷仇恨者互相祝對方被病毒那個,心寒。這是一個警示鐘。

吼,所以人真的不能嘴饞。剛剛吃一個多力多滋辣死我了。

转自jiney ﻌ ﻌ ﻌ微信朋友圈:转禽「今天好几个伊朗朋友发给我伊朗各地医护人员在医院跳舞的视频。公共场合跳舞在伊朗是违法的,伊斯兰共和国(1979-今)历史上首次掀起了公共场合跳舞的浪潮,并且不会被捕」这太无奈却又充满力量了!有些事竟然得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做到一小步(这段时间最多的叹,类似的事还有对野生动物和南极环境的关注),真是和方舱医院里的广场视频完全不一样的语境(很难被意识形态挪用成宣传材料)

面对歧视,写/画什么在口罩上最有力量且不会被打?

什麼時候開始,稱讚一個小男生有「男友力」只能是「吸引女生」而不是「也吸引男生」了???🤔

Lucy Martin是BBC的天氣預報主播,也是位殘疾人。其它的主流媒體,還有哪家會請殘疾人做主播?

[轉貼]我們戴上了口罩,遮擋住了病毒的侵入,也遮住了五官的感觸,眨眼壹看仿佛每壹個空白的口罩背後都是壹個陌生的個體,他們冷漠,不說話?當向我們迎面而來的人群清壹色的戴上了口罩,竟讓我們感到了壹陣強烈的陌生和距離感。在這非常時期,口罩順理成章成為我們面部壹個主要的展示,但口罩是否也可以滿足這壹時期人們對交流這種社會性的需要?

“进化史以动物园的方式展示出来,并且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使用了玻璃反射,而人类被放置在生物链的顶端。被官方压制的宗教热情在这里演变为物种混杂融合产生的痛苦与狂喜。”
mp.weixin.qq.com/s/kB2XmwRHs20

不過在一片恐慌與不安之中,遭遇嚴重衝擊的義大利社會,卻也出現了特別的「疫情景象」。像是嘉年華被腰斬、狂歡客連夜逃竄、熱門景點紛紛關閉、觀光業一片蕭條的威尼斯,城市裡的「書店」生意,就逆勢成長成了平日的2倍以上。疫情恐慌雖然讓威尼斯陷入停擺,但卻讓整座城市的生活步調,也慢了下來。」威尼斯書店「馬可波羅」的店長們如此表示:「難得能喘口氣,不享受一下閱讀的寧靜,豈不可惜?」
那武漢的龐克漢子都變書生沒?
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

紀念一下ULAY。很久以前寫過一篇我最愛的Dr. House與瑪麗蓮的文章,想來還是對的。
heterotopias.org/archives/1126

Show more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