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花三岁的时候跟着家庭马戏杂技团一起到爷爷奶奶家门口的大路上支的大棚子里演出,和我同岁;五六岁时爸爸带我去乡下的王谷堆庙会赶集,又碰见了白开花,她一直在当儿童杂技演员。她现在还在演杂技吗?当时三四岁的白开花被大人团成一个球举在头顶,充当杂技道具,马戏棚子外面的宣传木板上写着名角,也是最小演员的名字:白开花。后来我看到《三毛流浪记》,三十年代的三毛也有相似的经历。她跟随家庭杂技团到处走穴表演,一家人都练杂技,并靠杂技吃饭,暑假里我问爸妈不知道白开花在干啥呢,他们说估计还是在演杂技呢。

一切都发生在欠欠大酒店里,一个在早晨开启自己的地方。

Jane Yang boosted

才发现链接不小心带上了后面……亡羊补牢一下吧:

opac.calis.edu.cn/opac/simpleS

各高校的规则不同,比如北外不出借原书、复印仅限三分之一,武大可复印全书,南大甚至还会给复印件加上封面,等等。基本上是在本馆提交申请后由本馆馆员与对面沟通。
高校图书馆做这方面的馆员有个Q群,他们都是在里面交换信息。

Show thread
Jane Yang boosted

在我們籌備聯絡的過程,全球先鋒前沿之士都異常興奮,終於也應該浮出地表的怪獸們,能有一個技術思想與實踐知識的聚會了。雖然有的因為訴訟纏身,如Internet Archive的創始人Brewster Kahle,或因疫情影響不便等等,大會仍可能有高達17人的主題演講者會線上參與。包含了以太坊創始人,google的首席經濟學家、電子媒體前沿基金會、香港AAA、Dweb的實踐與組織者,區塊鏈加密貨幣改造媒體實驗,甚至有住在船上多年自己做分佈式網絡的奇人。演講題目很hardcore,但關係到當代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這正是我們邀請各位一起參與盛會的原因。現實很硬核,研究要有愛,實踐帶來希望,這幾乎就是Dweb每年大會對未來的互連網之目標,更是人文社會藝術學院應該努力學習並與之生產的未來。
caa-ins.org/archives/6881

高中时候,艾伦帕克被我写在一张破纸条上,贴在写字台抽屉的隐蔽处

我又貼上了我的瘢痕貼紙,像是打開錄音棒,或者錄音筆。

氣死我了,我再也不想吃一些食物了,太可怖了,可我還是忍不住地吃,阿嗚,阿嗚,椰子和花椰菜真好吃。 🥥 🥦

一頭長毛象口渴了,要喝水,他來到一座山前,喝水。一隻烏鴉來了,長毛象和烏鴉一起喝水,他們成為了朋友。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