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一个喝了酒的夜晚,突然很怀念云天明,如果他真的是1983年生人,不知道程心会不会是照亮中年危机的他的白月光。

半夜突然看到那日记,堵得慌。在距离武汉不到一小时车程的小城,知道这病毒很近,但是没这么直观的感受,之前还一直对感染者挺乐观,今天听一认识的确诊患者说因为治疗的原因,精神越来越差了,好在肺部CT显示在好转。严格居家我们家做不到,爸妈隔几天就要去街道、去道路卡点值班、排查。封锁措施越来越严格了,还看不到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尽量做更细致的防护吧,剩下的,不知道了

Mastodon

由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建立,一個自由安全、強連結、保有自己隱私與資料,無廣告的、去中心化卻又能與宇宙物種交朋友的網絡社交的空間。
使用者多來自網絡社會研究所多年來曾參與黑客松、科幻寫作松、網絡社會年會、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網絡社會學、媒體研究、技術哲學、藝術創作與策展等相關課程與講座的朋友。這裡你可以放心說話,負責任的思考,大膽而自由的生活。